近些年可以明显看出,所谓的“商业化”的种种印记。
我们知道商业化是一个非常重要性的模式。
没有商业化,就没有繁荣。
然后如同Lawrence Lessig常常宣扬的理论一样。
过度的保护会引起新文化的萎缩。
过度迎合短期市场利益也往往会造成游戏被做成一些出乎意料的样子。

从mafia3和watchdog2的积极主角黑人化,再到tomb raider -> Rise of the Tomb Raider -> Shadow of the Tomb Raider 的胸部忽小忽大,脸蛋一直变老变丑。
作为批评我们可以说,艺术作品是永恒的。
x权的极端人物都只是一时的,做出这样的游戏是一种羞耻。
然而我说不出口。

因为我知道。
极端才是永恒的,
艺术这东西,一旦被破坏了,就没办法在复原了。

游戏对我是伙伴。
是一个人的时候陪伴我一起度过时光的。
我当然希望lara是个好看的妹子,脸部再脏也不会掩盖好看的事实。
(颧骨的高低和下巴的大小改了,以为遮挡几块泥巴,就可以遮住脸蛋变丑的事实了嘛?)
不能物化x性,不能以x性作为性幻想的物品。
基本是物化虚拟人物也不可以。
因为“我”会受到伤害。
因为“它”会受到伤害。

够了,
当打游戏都要时刻思念着政治正确。
我们还拥有想象力和明天嘛?